阅读新闻

“穷途末路”的约翰逊能顺利完成脱欧吗?

发布日期:2019-10-04 07:15   来源:未知   阅读:

  9月9日晚间,路透社消息称,反对“无协议脱欧”法案已得到女王伊丽莎白二世签字批准。也就是说。在法律层面,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BorisJohnson)所提倡的在10月31日“硬脱欧”的方案将不能实行。

  上任以来的这一个多月,对于约翰逊而言堪称“焦头烂额”。为了不重蹈前任首相特雷莎·梅的覆辙,赶在最后期限前脱欧,约翰逊可谓绞尽脑汁,使出了浑身解数,先是成功迫使议会的休会期从一个星期延长到35天,创下近40年来最长时间停摆期,随后又试图在10月15日发起提前大选。

  面对“被休会”,英国议会并没有坐以待毙。在休会前的这两周里,保守党和反对党可谓空前团结,先是双方联手,夺得议会掌控议程的控制权,随后又快速通过“阻止政府无协议脱欧”的法案。

  9月10日起英国议会将正式歇会,直到10月14日才会重启,届时离英国脱欧的最后期限还剩17天。在最近的一次公开讲话中,约翰逊称,他将永远不会推迟英国于10月31日退出欧盟的截止日期,并表示“与其继续留欧,毋宁死在阴沟”(IwouldratherbedeadinaditchthangobacktotheEU)。面对当下的困境,约翰逊还能如愿带领英国脱欧吗?

  9月3日,刚刚结束了夏季休会期的英国议会迎来了约翰逊当选以后的第一次投实质性票。此次投票源于保守党下议院议员奥利弗·莱特温提交的申请,即决定是否从约翰逊手中夺取议会议程控制权。

  投票过程中,21名保守党议员选择站在了反对党一边,最终以328票对301票的结果击败约翰逊。这也是这是继1981年28名工党议员倒戈后,英国议会历史上再一次发生这样大规模的倒戈。

  还没等约翰逊从同僚反戈的“伤痛”中恢复过来,第二天下午,英国议会再次发起投票,就“阻止政府无协议脱欧”的法案进行辩论。法案要求政府如果无法在10月19日前与欧盟达成新的协议,就必须向欧盟申请将“脱欧”期限再度推迟3个月至明年1月31日。最终,议会下院以327票赞成、299票反对的结果通过这项法案。这也意味着,约翰逊意图以“无协议脱欧”为要挟,逼迫欧盟方面就脱欧草案让步的策略彻底流产。

  遭遇连连失利后,约翰逊不得已提出要在10月15日提前大选。他表示,自己不想大选,人民也不想大选。但既然“脱欧”一再被挫,那么就交由人民来选择,让他们来决定谁会在10月17日(欧盟峰会召开时间)去布鲁塞尔把问题解决,带领国家继续向前。

  根据英国宪制,若要发动提前大选动议,需要下议院三分之二的议员支持。在失去了21名“反水”议员后,保守党在下议院的席位已经不再过半,约翰逊此举充满了无奈。在9月4日和9月9日,约翰逊陆续发起了两次提前大选动议进行投票。根据英国宪制,约翰逊至少需要得到三分之二的议员支持,即434票,才能如愿发起大选。遗憾的是,两次投票的赞成人数都没有达到要求。随着议会进入休会期,这一结果意味着大选至少要在11月中旬以后才会进行,也就是10月17日欧盟峰会以及31日的“脱欧”大限以后。

  9月7日,约翰逊再次收到了辞职信。此次递交辞职信的是英国就业与养老金大臣安伯·拉德。拉德在信中说,辞职是她做出的一个艰难决定,但当“忠诚、温和的保守党议员被开除党籍”时,她“不能袖手旁观”。因此,除了辞去在约翰逊政府中的职位,她也决定退出保守党。

  拉德信中提到的被开除党籍的保守党议员,正是在9月3日议会议程控制权投票中“反水”的21名保守党议员。在投票过后,约翰逊决定开除这21位保守党议员的党籍。这些被开除党籍的议员包括两位原财政大臣,一位原商业、能源和产业战略大臣,数位原政务处理次长和英国传奇首相丘吉尔的外孙。英国《金融时报》称,在议会里几乎不可能找到比这份开除名单还要豪华的阵容。

  在这份名单中,前财政大臣肯·克拉克在英国政坛中享有极高的声誉。他曾是撒切尔夫人改革计划的得力干将,同时也在梅杰内阁和卡梅伦内阁中任职。在被约翰逊开除党籍前,克拉克已经担任了49年的拉什克利夫选区议员,创造了英国议会下院连续服务时间最长的纪录。

  尼古拉斯·索梅斯爵士是英国传奇首相丘吉尔的外孙,为议会服务了37年。当得知自己被约翰逊开除的消息后,已经71岁高龄的索梅斯爵士当即决定从政坛退休。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自己对于这样的结果感到“十分伤心”,而他也希望英国议会下院能够重拾“妥协、谦逊和包容的精神”,以对脱欧问题达成共识。

  一位和反对派议员关系紧密的消息人士对英国《金融时报》透露,约翰逊的“表现和态度”在很大程度上导致了保守党议员的倒戈。他表示,这些选择加入反对派的保守党议员曾经在国家利益和党派利益中无法做出选择,但是约翰逊对他们的恐吓威胁让很多议员坚定地与反对派联盟站在了一边。

  对于约翰逊而言,这些人的离开或许都没有自己亲弟弟的“背叛”来得更为痛心。9月6日,约翰逊的弟弟,也是其政府成员的乔·约翰逊宣布退出政府,同时结束自己的政治生涯。在辞职的推文中,乔·约翰逊表示,在过去的几周内,他正深陷于家族忠诚和国家利益的冲突中,而这样的冲突目前无法解决。

  乔·约翰逊曾经在卡梅伦政府和特雷莎·梅政府任职,而在辞职前,他在约翰逊政府担任英国商业、能源和产业战略部国务大臣,同时也是英国枢密院成员。

  英国媒体援引消息人士的采访称,当乔·约翰逊在电话中向鲍里斯·约翰逊表达退出政府的意向时,鲍里斯·约翰逊曾经“乞求”他留下。乔·约翰逊的辞职无疑是过去一周内保守党内部分裂的真实写照。未来,也许会有更多保守党议员因为约翰逊拒绝在脱欧期限上让步而和其政策越行越远。

  在经历了满是“挫折”和“背叛”的一周后,约翰逊赶在这个时间点前往爱尔兰,被视作是无奈之下的“求援之行”。

  在外界看来,约翰逊与爱尔兰总理瓦拉德卡的这次会晤并不会改变什么。一直以来,针对爱尔兰和北爱尔兰边界问题的“后备安排”(backstop)一直是脱欧协议里绕不过去的一道坎。前任首相特雷莎·梅已经无数次倒在这道坎上,而约翰逊也不见得有什么更好的计划来替代关于爱尔兰硬边界的“后备安排”问题。

  作为与英国唯一存在陆地边界的欧盟邻国,北爱尔兰和爱尔兰之间存在一条500多公里的边界线。一旦英国正式脱欧,这条边界线不仅是两个主权国家之间的边界线,也将成为欧洲关税同盟和共同市场与英国之间的边贸边界。

  由于历史原因,北爱尔兰和爱尔兰之间曾经边界森严,但随着1998年《北爱尔兰和平协议》的签署,双方之间的这条边界已经不再泾渭分明。尤其是加入欧盟以后,北爱尔兰和爱尔兰之间的人员、货物、车辆都已经自由流通。

  但是,在英国脱欧后,爱尔兰岛上的两个地区有可能将要受到不同海关的管辖,这意味着人员和商品或被迫在边境接受检查。爱尔兰和欧盟一直希望,能够通过“后备安排”,让北爱尔兰在一定过渡期内维持过去的贸易监管安排,不要让这条已经“隐形”的边界再度实体化。然而,这一由特雷莎·梅曾经提出的“后备安排”受到了大部分英国议员的反对,他们认为这一计划不仅会损坏英国的主权完整,也会让英国无法真正脱欧。这也是一直阻挠脱欧协议在英国议会通过的最主要原因之一。

  较早之前约翰逊曾表示,除非取消“后备安排”,否则他不会签署任何脱欧协议,因为“没有任何一个重视独立和自尊的国家会签署像后备计划那样剥夺经济政治独立的条约。”但瓦拉德卡坚称,为了避免在北爱尔兰和爱尔兰之间出现海关边防的硬边界,任何脱欧协议里必须包括“后备安排”。

  此次双方会晤,能否就这一问题得到新的共识?双方会谈后的发布会上,约翰逊表示,英国政府有非常充足的“后备安排”替代计划,只是不想和媒体分享而已。但瓦拉德卡却说,英国并未提出任何一个合法且可操作的“后备安排”替代方案。

  9月9日晚间,路透社消息称,反对“无协议脱欧”法案已得到女王伊丽莎白二世签字批准。也就是说。在法律层面,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BorisJohnson)所提倡的在10月31日“硬脱欧”的方案将不能实行。

  上任以来的这一个多月,对于约翰逊而言堪称“焦头烂额”。为了不重蹈前任首相特雷莎·梅的覆辙,赶在最后期限前脱欧,约翰逊可谓绞尽脑汁,使出了浑身解数,先是成功迫使议会的休会期从一个星期延长到35天,创下近40年来最长时间停摆期,随后又试图在10月15日发起提前大选。

  面对“被休会”,英国议会并没有坐以待毙。在休会前的这两周里,保守党和反对党可谓空前团结,先是双方联手,夺得议会掌控议程的控制权,随后又快速通过“阻止政府无协议脱欧”的法案。

  9月10日起英国议会将正式歇会,直到10月14日才会重启,届时离英国脱欧的最后期限还剩17天。在最近的一次公开讲话中,约翰逊称,他将永远不会推迟英国于10月31日退出欧盟的截止日期,并表示“与其继续留欧,毋宁死在阴沟”(IwouldratherbedeadinaditchthangobacktotheEU)。面对当下的困境,约翰逊还能如愿带领英国脱欧吗?

  9月3日,刚刚结束了夏季休会期的英国议会迎来了约翰逊当选以后的第一次投实质性票。此次投票源于保守党下议院议员奥利弗·莱特温提交的申请,即决定是否从约翰逊手中夺取议会议程控制权。

  投票过程中,21名保守党议员选择站在了反对党一边,最终以328票对301票的结果击败约翰逊。这也是这是继1981年28名工党议员倒戈后,英国议会历史上再一次发生这样大规模的倒戈。

  还没等约翰逊从同僚反戈的“伤痛”中恢复过来,第二天下午,英国议会再次发起投票,就“阻止政府无协议脱欧”的法案进行辩论。法案要求政府如果无法在10月19日前与欧盟达成新的协议,就必须向欧盟申请将“脱欧”期限再度推迟3个月至明年1月31日。最终,议会下院以327票赞成、299票反对的结果通过这项法案。这也意味着,约翰逊意图以“无协议脱欧”为要挟,逼迫欧盟方面就脱欧草案让步的策略彻底流产。

  遭遇连连失利后,约翰逊不得已提出要在10月15日提前大选。他表示,自己不想大选,人民也不想大选。但既然“脱欧”一再被挫,那么就交由人民来选择,[怎么查别人的cpa成绩]让他们来决定谁会在10月17日(欧盟峰会召开时间)去布鲁塞尔把问题解决,带领国家继续向前。

  根据英国宪制,若要发动提前大选动议,需要下议院三分之二的议员支持。在失去了21名“反水”议员后,保守党在下议院的席位已经不再过半,约翰逊此举充满了无奈。在9月4日和9月9日,约翰逊陆续发起了两次提前大选动议进行投票。根据英国宪制,约翰逊至少需要得到三分之二的议员支持,即434票,才能如愿发起大选。遗憾的是,两次投票的赞成人数都没有达到要求。随着议会进入休会期,这一结果意味着大选至少要在11月中旬以后才会进行,也就是10月17日欧盟峰会以及31日的“脱欧”大限以后。

  9月7日,约翰逊再次收到了辞职信。此次递交辞职信的是英国就业与养老金大臣安伯·拉德。拉德在信中说,辞职是她做出的一个艰难决定,但当“忠诚、温和的保守党议员被开除党籍”时,她“不能袖手旁观”。因此,除了辞去在约翰逊政府中的职位,她也决定退出保守党。

  拉德信中提到的被开除党籍的保守党议员,正是在9月3日议会议程控制权投票中“反水”的21名保守党议员。在投票过后,约翰逊决定开除这21位保守党议员的党籍。这些被开除党籍的议员包括两位原财政大臣,一位原商业、能源和产业战略大臣,数位原政务处理次长和英国传奇首相丘吉尔的外孙。英国《金融时报》称,在议会里几乎不可能找到比这份开除名单还要豪华的阵容。

  在这份名单中,前财政大臣肯·克拉克在英国政坛中享有极高的声誉。他曾是撒切尔夫人改革计划的得力干将,同时也在梅杰内阁和卡梅伦内阁中任职。在被约翰逊开除党籍前,克拉克已经担任了49年的拉什克利夫选区议员,创造了英国议会下院连续服务时间最长的纪录。

  尼古拉斯·索梅斯爵士是英国传奇首相丘吉尔的外孙,为议会服务了37年。当得知自己被约翰逊开除的消息后,已经71岁高龄的索梅斯爵士当即决定从政坛退休。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自己对于这样的结果感到“十分伤心”,而他也希望英国议会下院能够重拾“妥协、谦逊和包容的精神”,以对脱欧问题达成共识。

  一位和反对派议员关系紧密的消息人士对英国《金融时报》透露,约翰逊的“表现和态度”在很大程度上导致了保守党议员的倒戈。他表示,这些选择加入反对派的保守党议员曾经在国家利益和党派利益中无法做出选择,但是约翰逊对他们的恐吓威胁让很多议员坚定地与反对派联盟站在了一边。

  对于约翰逊而言,这些人的离开或许都没有自己亲弟弟的“背叛”来得更为痛心。9月6日,约翰逊的弟弟,也是其政府成员的乔·约翰逊宣布退出政府,同时结束自己的政治生涯。在辞职的推文中,乔·约翰逊表示,在过去的几周内,他正深陷于家族忠诚和国家利益的冲突中,而这样的冲突目前无法解决。

  乔·约翰逊曾经在卡梅伦政府和特雷莎·梅政府任职,而在辞职前,他在约翰逊政府担任英国商业、能源和产业战略部国务大臣,同时也是英国枢密院成员。

  英国媒体援引消息人士的采访称,当乔·约翰逊在电话中向鲍里斯·约翰逊表达退出政府的意向时,鲍里斯·约翰逊曾经“乞求”他留下。乔·约翰逊的辞职无疑是过去一周内保守党内部分裂的真实写照。未来,也许会有更多保守党议员因为约翰逊拒绝在脱欧期限上让步而和其政策越行越远。

  在经历了满是“挫折”和“背叛”的一周后,约翰逊赶在这个时间点前往爱尔兰,被视作是无奈之下的“求援之行”。

  在外界看来,约翰逊与爱尔兰总理瓦拉德卡的这次会晤并不会改变什么。一直以来,针对爱尔兰和北爱尔兰边界问题的“后备安排”(backstop)一直是脱欧协议里绕不过去的一道坎。前任首相特雷莎·梅已经无数次倒在这道坎上,而约翰逊也不见得有什么更好的计划来替代关于爱尔兰硬边界的“后备安排”问题。

  作为与英国唯一存在陆地边界的欧盟邻国,北爱尔兰和爱尔兰之间存在一条500多公里的边界线。一旦英国正式脱欧,这条边界线不仅是两个主权国家之间的边界线,也将成为欧洲关税同盟和共同市场与英国之间的边贸边界。

  由于历史原因,北爱尔兰和爱尔兰之间曾经边界森严,但随着1998年《北爱尔兰和平协议》的签署,双方之间的这条边界已经不再泾渭分明。尤其是加入欧盟以后,北爱尔兰和爱尔兰之间的人员、货物、车辆都已经自由流通。

  但是,在英国脱欧后,爱尔兰岛上的两个地区有可能将要受到不同海关的管辖,这意味着人员和商品或被迫在边境接受检查。爱尔兰和欧盟一直希望,能够通过“后备安排”,让北爱尔兰在一定过渡期内维持过去的贸易监管安排,不要让这条已经“隐形”的边界再度实体化。然而,这一由特雷莎·梅曾经提出的“后备安排”受到了大部分英国议员的反对,他们认为这一计划不仅会损坏英国的主权完整,也会让英国无法真正脱欧。这也是一直阻挠脱欧协议在英国议会通过的最主要原因之一。

  较早之前约翰逊曾表示,除非取消“后备安排”,否则他不会签署任何脱欧协议,因为“没有任何一个重视独立和自尊的国家会签署像后备计划那样剥夺经济政治独立的条约。”但瓦拉德卡坚称,为了避免在北爱尔兰和爱尔兰之间出现海关边防的硬边界,任何脱欧协议里必须包括“后备安排”。

  此次双方会晤,能否就这一问题得到新的共识?双方会谈后的发布会上,约翰逊表示,英国政府有非常充足的“后备安排”替代计划,只是不想和媒体分享而已。但瓦拉德卡却说,英国并未提出任何一个合法且可操作的“后备安排”替代方案。